一刀中文网    画苑概况     一刀论坛    IT世界    网上画展    友情链接

画苑首页    名家国画    名家书法    杂项交流    收藏动态    联系我们

首页 >>
 
对话著名国画家吴静山
“我现在还是一朵‘红扑扑’的花苞”
来源:珠江商报  作者:  2012-08-05 11:32:33
 

 

 

“我现在还是一朵‘红扑扑’的花苞” ——对话著名顺德籍国画家吴静山

  人物简介

  师古人 师造化 塑个性

  吴静山,1943年生,广州顺德人。本名九如,字静山,号静者,以字行。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客座教授、北京师范大学特聘硕士生导师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、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研究院院部委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。

  吴静山的山水画师承陆俨少,上追“清四僧”、“元四家”,集诸家之长。将元人的冲淡古雅和四僧的洒脱乖张融为一体,深沉静穆、气势磅礴、浑厚华滋。在师古人的同时,吴静山不忘师造化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几十年来,他探访各地名山大川,收集创作素材和培养灵感。1978年、1979年先后创作30米长卷《长江万里》、《黄山大观》。这些长卷不仅尺幅大,其扎实深厚的传统功底,鲜明的时代气息,也让人们为之惊叹。其中《长江万里图》,李可染、陆俨少、钱松喦、谢稚柳、黄胄、林散之等先生皆为之作诗及题辞,一时传为美谈。《黄山大观》中的名胜古迹,奇峰秀景被他收入囊中,黄山之雄、之奇、之秀、之幽,刻画得淋漓尽致,赖少其先生为之题辞“黄山大观”为卷首,黄胄、邓白等先生为之作诗题跋。

  吴静山不仅擅长山水,亦精于花鸟。写意花鸟最重笔墨情趣,他的花鸟画受徐渭、八大、潘天寿等人的影响,上溯林良、赵佶、崔白等写实手法,而以苍劲的书法用笔入画,笔走龙蛇,雄浑苍古。通过线条的抑扬顿挫,干湿浓淡,在交错中形成节奏。巧妙的布局,灵动的线条和泼洒的墨色以及点染的浅绛,交相辉映,情趣横生,显示出深厚的书法功力。 ——节选自邵大箴《苍劲雄奇 灵性语言——读吴静山的中国画》

  7月的最后一天,70岁的著名国画家吴静山又回到顺德老家。这次,除了探亲访友外,他也是回来给家乡人民报喜的——

  6月15日,他在中南海紫金阁从温总理手中接过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证书。与他一起获此殊荣的,全国只有8位,另两位同时获得此证书的美术家是李小可(国画大师李可染之子)、李燕(国画大师李苦禅之子)。

  中央文史研究馆是党和政府为团结和安排老年知识分子而设立的、具有统战性和荣誉性的文史研究机构。它的宗旨是“敬老崇文”,所有馆员都由国务院总理聘任,受聘者都是耆年硕学之士、社会名流和专家学者。用老百姓通俗的比喻说,中央文史馆馆员相当于以前的翰林学士。据了解,该馆创立61年来,共有3位顺德籍人士获此荣誉,他们是罗复堪、冯忠莲以及吴静山,都为国内著名书画家。

  “家乡人的热情令我感到惭愧”

  记者:吴老,您好!听到您被温总理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的好消息,家乡人都为您感到高兴,更因您感到自豪。您这次回来,一定感觉到了家乡人对您的这分感情?

  吴静山:是的,家乡的领导和文化界人士对我非常热情,我既感动又觉得诚惶诚恐。

  记者:为什么呢?

  吴静山:到目前为止,获得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资格的顺德人共有三位, 罗复堪、冯忠莲还有我。前面两人是当之无愧,而我,就不怎么样了,会画几笔画算得了什么,还没有成大器。纵观中国近百年来的众多大书画家,六七十岁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要开未开的蓓蕾,真正形成自己的个人风格、尽情绽放自己的光彩还是在70岁以后。所以,我现在还是一朵“红扑扑”的花苞,要完全盛开还需要不断地努力、创新,不断地师法前人师法造化,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形成自己最突出的风格。家乡人的热情令我感到惭愧,也令我倍增努力的信心。

  记者:这么说您认为自己的创作高峰期还未到来?

  吴静山:当然,我现在还处在潜心积累和探索阶段,我希望自己能活到100岁,从而让自己的作品越来越醇。

  “直率、厚道是我的性格特点”

  记者:听说您11岁前都住在顺德,能说说留在您童年记忆中的顺德吗?

  吴静山:我儿时住在乐从的水藤,印象中那时家乡到处都是大树古树,门前的河涌很清,夏天我晚晚都会去涌里游泳,捞鱼捕虾捉蟹。

  记者:那么 ,您觉得自己的性格气质有南方水乡人的特征吗?

  吴静山:那是自然。自古以来南番顺就是富庶之地,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,这几个地方的老百姓都比较热情好客,待人接物很有诚意。所以,直率、厚道是我的性格特点,我跟朋友刚相处就能像几十年的老友一样,很容易把自己的心肝掏出来。我最不喜欢讲假话了,虽然我原来不认识你,但我在电话里讲的百分百是我的真心话。

  记者:您这种南方水乡人的特点又是怎样影响您的作品的呢?

  吴静山:我的作品常常给人水墨饱满、元气淋漓的感觉,这就是南方人的气韵所致。还有在用笔用墨上也比较灵活,能给人气韵生动的感觉。这都与我的南方人气质有关。

  大病一场改变人生

  记者:您认为自己能有今天的艺术成就,天赋与勤奋各占多少比例?

  吴静山:所谓天赋其实就是兴趣,你对一样东西有兴趣了,自然就会上手快。要做好一件事情,聪明只占很小一部分,勤奋才是最重要的。但在大家都勤奋的基础上,讲求学习方法更重要。

  我看现在的年轻人,个个都聪明精叻,勤奋的也很多,但为什么创作“标青”的却那么少?我认为是他们老师教他们的方法不对。当年,我们在浙江美院(现中国美术学院)读书时,潘天寿院长、陆俨少教授等在我们打基础的阶段都非常强调临摹,唐宋元明清的大家都要临,这是基本功,相当于你要进入这个行当的基本技能。就像学英语,你要先掌握单词才能说,否则你怎么开口?可现在很多专业院校一味强调素描、写生,对临摹重视得不够,而且据说有些教授很有门户之见,往往不许学生去学别门别派的东西。所以,这样既不能让学生站在大家的肩膀上去发展,又局限了学生的视野。这样的学习方法怎么成大器呢?好的书画家一定是杂家。

  记者:听说您曾大病过一次,这场病对您的人生和创作影响大吗?

  吴静山:是的,那是1983年,得了胆总管癌症。当时做了一次扫荡性的手术,胆管切了、跟病灶相连的一部分肝切了、三分之一的胃也切了。所以我可以说是大难不死。这场病对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,在这之前我的功名心还比较重,病后淡泊了很多,心思主要放在了学问上,专心创作、研究,作品因此也有了比较好的提升。我认为,搞艺术的人不要太功利、太在乎权威,一定要有童心、真心,没有真心的作品是不能感染人的,所谓“敬天爱人”吧。

  “好的艺术家一定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”

  记者:您一直以来跟家乡联系还是比较多的,您能谈谈您对顺德书画界的看法吗?顺德水乡画目前在省内外比较有特色和有影响,您能给它的发展提点建议吗?

  吴静山:从广东文化史来看,明清时代广东的书画名人中,顺德籍人士是最多的。但近代以来就落后了。到现在,顺德的书画艺术与当地的经济发展存在比较大的反差。所以,我希望顺德地方领导能重视这个问题,在人才的培养和扶持上要下工夫,不骄不躁,好的东西发扬,不足的地方改进。

  我认为,一个好的艺术家一定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一定要走出去,井里的青蛙一定要跳出来才知道天地有多大。假如我当初不是从顺德到广州再到杭州再到北京,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样子。

  顺德的水乡风光在一天天消失,如果我们的眼光还老是盯住这个题材,那我们的作品慢慢会成为无源之水。祖国和世界的山河是如此壮丽,风物是如此繁多,我们要放眼全国、全球,面对包罗万有的现实生活,去寻找自己的创作源泉。

  “为山河立传 为花鸟传神”

  记者:刚才您说自己现在还是一只“红扑扑”的花苞,那请您谈谈现在在为“盛开”做什么准备?

  吴静山:为名山立传,为山河写照,为百花百鸟传神是我的打算。

  纵观前人山水画卷,我们发现有一个明显的毛病就是千山一面,千树一枝,千花一叶。而我希望自己画哪里就能把哪里的山川草木的精神画出来, 别人一看就知道我画的是什么地方。

  因此,这些年来我仍然在不断地寻访名山大川,前年跑了祁连山,把它的东南西北全跑遍了,回来画了五张手卷,把它的每一面都画了,最后一张画了全貌。五张手卷加起来超过100米。去年我的两个儿子陪我跑完了四川的名山,画了一张峨嵋山的大手卷,还有六尺整纸的屏风12张。接下来还有很多地方要跑,我希望自己能通过不断的锤炼让自己有所突破。

  轶事

  吴静山的名师缘

  吴静山1962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(现中国美术学院),当时由著名国画大师潘天寿任院长的浙美名师众多,天赋与勤奋集于一身的吴静山在这里受到了名师们的青睐。他告诉记者,因潘天寿是院长,带的是研究生,他没有机会上他的课。但因为他是班长,春节时就和同学去给院长拜年,去的时候顺便带上自己的作品。潘院长马上记住了他,从此对他青眼有加。后来,当潘天寿给学生上课时,他就经常跑去听。

  浙美另一位国画大师陆俨少也是吴静山的恩师。他说当时陆老的宿舍就在他的教室对面。某日晚饭后,他看见一位年轻老师拎着行李领着一位老者走向那间宿舍,他虽不认识陆老,但仍主动过去帮忙提行李。当时,陆老就记住了他。 后来,陆老到各个教室去了解情况,当他在吴静山的教室转完后走到他的面前问:“你就是吴九如?”吴静山点头。陆老接着说,“你今晚到我房间来帮我贴膏药。”吴静山说,陆老因为在教室看到了他的画作,有心栽培他,但因为当时还不是他的课任老师,所以就以这个借口让他到他房间,以便面授机宜。从此,他经常到陆老那里临他的画,看他作画。

  回到广州后,吴静山同样凭自己的画艺与时任中山大学教授的著名古文字学家、收藏家容庚结缘。容老将自己珍藏的众多名家字画悉数拿出让他临摹研习,这其中包括戴进的《江山一览》长卷。吴静山说,容老的儿子、孙子及其他亲友要借这些字画时都要写借条的,但他不用。这一是因为容老对他的赏识与信任,二是因为自己也非常守信,说什么时候还一定办到。

  说起这些名家大师,吴静山非常动情,他说这些恩师无论在人品还是艺品上都对他影响深远。

 
 

版权所有:一刀中文网         备案/许可证号:粤ICP备1208011号  

电话: 020-82320353    QQ:313106446     地 址:广州市小洲艺术村登瀛大街7号一刀中文网创作基地(一楼三楼、四楼